欢迎来到看度·自贡,注册

陈刚、曾鸣:自贡景物志之——庸公闸

创建时间:
2021-09-24 09:43:49
编辑:
王寒


庸  公  闸



文|陈刚   图|曾鸣




       我们尊重历史,但不限于重述历史,我们把个体经历、感知,与历史紧紧连接在一起。我们试图把自己在永恒景物中经历的那一段记录下来,让过去和即将过去的时光充满人文的色彩与光辉。这,正是《自贡景物志》的特色。


1939年秋,自贡建市时,正是抗战进行到十分艰苦的岁月。日军大举进攻,占领宁沪杭,沿海盐产地沦陷,两湖华中为淡食所苦。

为支援抗战,自贡市政府动员厂商和社会各界开展了声势浩大的“增产赶运”活动支持抗战。旋即,盐年产量由350万担提高到650万担。而彼时,自贡建市伊始,又处于偏远的西南一隅,交通运输十分不便,往往力不从心,运力有限,需要打通各种交通瓶颈。

首先开工的是关外的洋灰桥(后更名为解放桥)。此桥于1938年开工,于1940年7月建成,是一座5孔钢筋水泥大桥,也是釜溪河上第一座现代意义的大桥,成为了连接井邓公路的重要交通枢纽。

自流井盐场所需煤炭,竹木用材,大多从威远的黄荆沟、新场、山王运来,崇山峻岭,崎岖难行。水路走威远河,但水量小,水位低,滩头多。于是在河上修了许多的小土埝屯水,等水屯到了一定量,再放水,闸开船出,如离弦之箭,在波峰浪谷间沉浮奔涌,往往一不小心便船毁货沉。1940年代初,开始修建威远河道上的船闸,3年后建成,同时进行了航道整治。工程全部竣工后,威远河运力提升了一倍,时间也缩短一半。

自流井食盐外运,从关外查验口放行后,需要通过重滩,仙滩,沿滩,詹井,王井,邓井关才能进入沱江,这一路也是水浅滩多,行船不便。也是要等土埝蓄满水后放可行船,遇枯水期,往往一等就是十天半月,严重制约了自贡食盐外运。从老照片可以看到,上世纪三、四十年代,釜溪河上帆樯林立,船楫满河。船工们为了避免河窄船多,迎头相撞,发明了歪脖子船,在两船相遇时,可以侧身错过,这种船也是自贡所特有。

为打通釜溪河交通障碍,市政府与盐务局先后在釜溪河上修建了三道堰闸,即金子凼离堆闸,沿滩庸公闸,邓井关济运闸。三座船闸从1940年陆续开工,3年后相继建成,极大的改善了釜溪河的交通状况,自贡的盐得以源源不断运往楚岸各地。

画面表现的是洪沟大桥和庸公闸。这座桥也是一条分界线,桥的左边是沿滩镇,过桥就是富顺的瓦市镇。右边桥头那栋小楼,是一家餐馆,有几个菜做的好,过去到沿滩出差,吃饭一般都是到桥对面的小餐馆。后来那一带又有了一些暧昧的生意,引起了一点小小的社会舆论。

在桥的左边,是沿滩的老街,因为沿河滩塗多故名沿滩。沿河一带都是青瓦串架壁的民居,左邻右舍,上街下街,都是熟人,做了好吃的,邻居家都送一碗过去显示亲近,端起饭碗聊天打招呼,热烙而祥和。

桥下的庸公闸是一座具有现代意义的船闸,于1943年建成,有63米长,9米宽,一年可通过25万吨货物,比过去提高通行能力7倍。这座船闸的建设,有中央财政部的资金支持才得以完成,当时的财政部长是孔祥熙,字庸之。感惠徇知,故命名为庸公闸。三座船闸建成,釜溪河提高水位18米,淹没了所有滩塗,釜溪河段全部渠化。

沿滩镇位于釜溪河中段,是在公路交通形成前重要的水陆码头,也是自贡市最早的四个城区之一,但它的地位历来有些尴尬。说农业,与荣县、富顺两县差距很大,说工商业,又与自流井、贡井、大安三个城区有差距。沿滩是一个城乡结合部,甚至在1983年以前,这个区的名字都叫郊区。

我的祖父在解放初期,由安岳县迁徙到自贡,在沿滩区的高峰寺安家。那时候,从自流井到高峰寺,有两条路,一条是从大缺口过大岩洞走乡村路,一条是从舒平到高压容器厂走大路,感觉都很远。我上小学前,在高峰寺祖父家住过一段,是一间靠山岩搭建起来的茅草屋。家里有一条大黄狗,天天跟在我的身后,拉屎撒尿都不离寸步。房子的前面,有一大片斜坡地,小春种油菜,收了油菜栽红苕。有一年挖出一个大红苕,有10多斤,那是我平生仅见最大的红苕。1970年代,我的父母亲在自流井有了两间干打垒的房子,把祖父从高峰寺接到城里一起住。但他还是闲不住,拾荒,废纸废料废柴塞了一床底。后来又谋划种地,把屋后一块荒地开垦出来,直挖到了我们那栋楼的基础,楼上的人就嚷嚷,不能挖了,要把房子挖倒了。新开垦的土地种牛皮莱、冬苋莱、汗莱,一茬又一茬,一天两顿,吃得一家人清口水长流。

釜溪河上,货船进入堰闸时的情景

1976年秋,我祖父从自流井回高峰寺,走到舒平火车站,被火车汽流挂倒,头上摔了个大洞,却没有血。我父母赶到时,他已死去了,伤口里却流出血来,人说那是见了亲人,伤口就会流血,如同活着的人流泪一样。那一年他83岁。

新千年之初,沿滩城区开始北进,建新区,逐渐与自流井接近。现在呢,两个区已融为一片,沿滩新城成为城市商务和居家新宠。沿滩正以一种新的面目和姿态进入人们的视野。高峰、舒平于2005年从沿滩区划给了自流井区,成了市中区。从我现在住的地方去高峰,大约不超过30分钟,那一带早已是商务区,酒店饭店公园住宅小区鳞次栉比,城市化进程脚步匆匆,早已把我们头脑中的历史与记忆抛得又远又干净了。


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作者艺术简历

陈刚,男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。在全国、省内外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随笔100余万字。曾为多家报刊撰写专栏。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《我们的时光》,散文随笔集《一缕墨痕》。散文作品获得中国散文学会举办的全国散文征文奖,入选四川当代散文大观。创作的电视文学作品《咸泉涌流的诗与歌》获得四川省政府奖优秀奖(一等奖),第22届中国电视“星光奖”提名奖。有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红杜鹃》。书法作品入选四川省中青年展,首届西部十二省区联展,首届全国公务员书法作品展。书法作品应邀参加深圳小飞天秋拍(成交)。被巴金文学院,吉林图书馆,宜宾科技馆,自贡档案馆,自贡图书馆,中国西部书画院收藏,并在多处勒石铭碑。
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作者艺术简介

曾鸣,84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工艺系,曾任自贡画院院长,国家二级画师,四川理工学院硕士生导师,自贡市美协副主席,四川省美协水彩画艺委会委员,俄罗斯圣彼得堡美术家协会首位中国籍会员,四川水彩画研究会副会长,简崇志水彩画工作室成员,重庆明画廊签约画家,介入自贡灯会30余年,先后六次担任自贡国际恐龙灯会艺术总监,自贡国际恐龙灯会顾问。

看度自贡丨自贡新闻第一端

来源丨自贡景物志

编辑丨王 寒

编审丨陈 祺

©自贡市广播电视台




精彩评论

表情包 发表
  • 😁
  • 😁
  • 😂
  • 🤣
  • 😃
  • 😄
  • 😄
  • 😅
  • 😆
  • 😉
  • 😊
  • 😋
  • 😎
  • 😍
  • 😘
  • 😗
  • 😙
  • 😚
  • 🙂
  • 🤗
  • 🤔
  • 😐
  • 😑
  • 😶
  • 🙄
  • 😏
  • 😣
  • 😥
  • 😮
  • 🤐
  • 😯
  • 😪
  • 😫
  • 😴
  • 😌
  • 😛
  • 😜
  • 😝
  • 🤤
  • 😒
  • 😓
  • 😔
  • 😕
  • 🙃
  • 🤑
  • 😲
  • 😖
  • 😞
  • 😟
  • 😤
  • 😢
  • 😭
  • 😦
  • 😧
  • 😨
  • 😩
  • 😬
  • 😰
  • 😱
  • 😳
  • 😵
  • 😡
  • 😠
  • 😷
  • 🤒
  • 🤕
  • 🤢
  • 🤧
  • 😇
  • 🤠
  • 🤡
  • 🤥
  • 🤓
  • 😈
  • 👿
  • 👹
  • 👺
暂时没有评论。。。
请用手机观看